Tuesday, December 1, 2015

崔健等大中共國主義者将落後於香港及时代潮流

我讀陶傑對崔健「大中華主義」的評論感觸至深。陶先生引用崔健的話:「我聽不懂粵語,也討厭香港人只懂拿『海闊天空』等老歌自我陶醉一番......老是緬懷過去,老是浸淫在二三十年前的文化,說明香港的可悲。香港近二十年,完全沒有誕生和輸出任何優秀文化。」

我作為中共國出生長大四川籍的香港永久居民,覺得形容崔健的心態,用「大中共國主義」更為貼切。2001年崔健到香港主演他的搖滾音樂舞劇《給你一點顏色》,演出中,他破口大罵港人觀眾不懂普通話,他在台上大喊:「看著你們我就很壓抑!」,令人震驚。我當時代表CNN在觀眾席上。我寫報導時把這段花絮包括了進去

我很感激崔健推動中國搖滾,激勵了80年代中共國反叛逆的年輕一代。他89年到天安門廣場為絕食學生演唱,20多年來拒絕被當局招安。反對偶像崇拜的我,多年來一直很崇敬他。去年二月他在紐約大學首映他執導的故事片《藍色骨頭》,我作為六四倖存者公開感謝了他,他直言不諱談及六四對國人的深遠影響。(我当時录崔健的視頻:https://m.youtube.com/watch?v=TZp7cAFdiF8)那是他近25年來首次公開評論六四。他講了7-8分鐘,很有見地。媒體公眾一時轟動。《蘋果日報》率先報導此事
80年代的崔健
但他現在對香港這般態度實在令人失望。但願只是老憤青一時糊塗!很多中共國異議人不了大中國這一關,他們將落後於時代潮流。崔健及很多中共國人忘了,80年初鄧小平實行改革開放時,率先進入中國的是香港流行歌曲,功夫片、電視劇。《霍元甲》80年代中在中國播放時,全國各大小城市、鄉鎮萬人空巷。很多國人以學說幾句香港話為時髦,粵菜更是到處風行。當崔健還是一名默默無聞的小號手時,中共國當紅的是香港歌星譚詠麟、汪明荃等。


更多的國人忘了,每每洪災、地震,總是香港同胞送去寒衣、捐款。天安門學運,港人送去多少帳篷、各種物資、大量捐款?共匪政府屏蔽六四真相,更極力隱瞞當時香港本地的大型聲援活動、遊行。我是近年才看到陶傑提到的梅豔芳等「民主歌聲獻中華」為北京學生義演的視頻。89學運時我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上一年級,是學運中千千萬萬中普通參與者之一,也是六四最後一批被驅趕出天安門廣場學生之一。之後得知我在中南海新華門前抗議戒嚴令時結識的大學生王琼六四期間在京被亂槍打死。這位學理工的一年級生才19歲。我的一生因六四改變。

1997年初我辭去澳大利亞廣播公司記者工作,從澳洲搬到香港自由撰稿,只因為不敢錯過這樣歷史的轉折點。報道主權交接是我當記者的責任,我要見證屠殺熱愛民主的中共國民眾的劊子手們會怎樣殘害香港這樣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7 月1日晚,我在演藝學院天台上為一德國電視台打工,直播交接儀式,鳥瞰維多利亞港焰火通紅,一片歌舞昇平。

在灣仔街頭,一對當地老夫婦悲傷地跟我說:「香港要淪陷了。」我茫然地告訴他們我很不願意香港落到共產黨手裡。隨後我帶攝製組到會展中心外報道示威者,猛然聽到像大炮轟炸的巨響。我心裡一抖,本能的跳起來。八年前六四凌晨我在天安門廣場爬過坦克死裡逃生的情形歷歷在目。殊不知轟然著響的是維多利亞港的焰火。

九七之後我目睹並親歷香港一步步陷入黑暗與虛無,人心壓抑。在港各處崛起的愈來愈多的醜陋的中資企業大樓標誌著共產惡俗的大舉入侵。天災人禍瀰漫:紅籌股,H股, 亞洲金融風暴;禽流感,非典;梅艷芳,張國榮英年早逝。香港每日被千刀萬剮,被強暴,哪裡還有心思、空間培育優秀文化?我拒絕用「回歸」這個詞。中共國哪裡是母親?連繼母都算不上,分明是強姦犯! 崔健不敢批評施暴者,卻來指責受害者。

我在香港居住近九年,因長年在英文媒體工作,很慚愧自己跟當地港人接觸太少。2005年我黯然離港搬到美國,以為永別香港了。之後返港也是回大陸探親時路過,看看老朋友,老狗, 帶女兒坐叮叮,吃港菜而已。直到2014年,我突然看到了一個以前根本想像不到的激動人心的城市。從人大釋法,學生罷課起我日日夜夜守在電腦前翻譯,轉發新聞,圖片,視頻。從雨傘革命,我看到了天安門學運的再現,我看到了曙光。11月中旬六四學生領袖周鋒鎖從美國趕到香港聲援,在金鐘露營。他告訴我:「太像當年的天安門廣場了!」12月初我專程從紐約返港,在金鐘露營一周直到清場最後。我8歲的女兒重病初愈,我狠心把她撇下。我不能不去回報香港,不敢錯過這個歷史時刻。聲援香港是我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人的責任,即使被打被拘押也在所不辭。


在那難忘的七天七夜,在雨傘廣場,在銅鑼灣佔領區,在旺角,在六四紀念館,我看到並體驗了以前從未看到的香港深深隱藏多年的最美麗浪漫可愛的一面,看到了人類最美麗浪漫,充滿想像力、創造力的一面。我見到那麼多美麗智慧勇敢的人們,比如:一直堅持不懈普及民主知識的小麗民主教室創始人小麗。一直堅守添美村的黄伯,Bob Kraft 牧师。還有年輕有為的投資銀行家媒體人錢志健,律師梁允信,清場後不久,錢成立了2047香港監察,梁及一群年輕律師成立了法政匯思。 小麗民主教室繼續在旺角街頭運作。傘花一直在默默地遍地開。

崔健聽說過这些人吗?他可能连黄之锋都不知道!他沒準兒更不知道香港很多NGO幾十年來為大陸做了多少公益公義之事?他聽說過黃雀行動嗎?每每異議人士被捕,香港人最先走上街頭聲援。今年7月以來300多名中共國維權律師及職員、親屬被拘押,被失蹤,被軟禁,被約談,最先上街抗議的也是香港人。香港的「中國律師關注組」及駐港的國際特赦組織分部一直堅持為律師們發聲。

香港沒文化?中共國第一個專業現代舞團就是香港人曹誠淵1992年在廣州創立的。崔健忘了,香港邀請、組織了多少中共國劇作家、演藝人士、藝術家到港演出,舉辦畫展。他在大陸被禁演20多年,要不怎麼會2001年到港演出他那搖滾音樂劇呢?香港觀眾太禮貌,當時沒給他一點顏色抗議一下。崔健要真的還是憤青,應該六四到維園燭光晚會上去唱《一塊紅布》、《最後一槍》。可是現在連大陸境內,海外的大部分年輕人都不知他為何人。除了我們這些八十年代的老憤青、老粉絲,他還真是「一無所有」!

中共國人長期被洗腦,總認為中國是世界中心。這些財大氣粗的強國人們到處牛逼轟轟,以為中國有錢了,就強大了,他們自然也可以雞犬升天,狐假虎威。其他人都是老外,都沒文化。豈不知世界最沒文化地方的是中共國大陸!中華文明早就不在那裡存在。中共國人到港狂奪奶粉及奢侈品,到港生BB、上學。有些貌似傲慢無理,跟他們交談後不難瞭解到其實他們很多人在香港很自卑。雨傘革命期間幾位在推特上認識的陸生來金鐘找我吃飯。他們大罵大陸遊客「本來就是蝗蟲!」

我認識一些中共國人及海外留學生每年專程到港參加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有些甚至組團。我去年在港也遇到很多中共國人冒險抵港觀摩,學習甚至直接聲援雨傘革命,露營金鐘的,當中有六四倖存的工自聯成員王登耀。他在金鐘、銅鑼灣清場堅守到最後,被拘押數次。中共國人聲援雨傘革命的更多是年輕人。他們知道,香港在領導世界民主運動,也將帶動中國民主運動。港人在發現自己,也再次發掘香港這顆東方之珠。清場前兩天,我在雨傘廣場發表演說,特別提到雨傘廣場是世界最大的裝置藝術,我作為香港永久居民希望能回報香港。我為自己是香港人而自豪!

值得慶幸、欽佩的是:很多中共國人心胸開闊,保持良知、勇氣及智慧,多年在中共佔領區冒險支持、聲援香港民主進程,去年有100多勇士因聲援雨傘革命被拘押。詩人王藏因一張打傘的照片被拘押10個多月,遭受酷刑。他太太和兩歲的女兒也被警方拘押,騷擾。一年多了,仍有一批傘捕者身陷囹圄!

我不指望崔健們張大耳朵、眼睛,放下身段,學習香港文化,體會香港精神。但我希望更多普通中共國人,特別是在港學習工作的中共國年輕人,張大眼睛,打開心扉,多多呼吸少霧霾的香港的自由空氣,多多跟港人交流,學習香港文化,吸取香港精神。雨傘革命的種子埋葬了一年,新苗已在萌發。我相信不久的將來,雨傘革命續集或如微風細雨悄然而至,或如火山岩漿猛烈爆發。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香港將再次成為世界的焦點,人類歷史最大的最美最有創意的裝置藝術的工場及展覽地。人類最浪漫美麗最大型的行為藝術又將呈現。到時候百萬港人、中共國人將一同「撐起雨傘」,陶醉在真正的「海闊天空」。

崔健們,如果你們還在鄙視香港這片所謂的文化沙漠,当你们呼吸著霧霾,吃著地溝油,陶醉於中央電視台媚俗的綜藝節目,沈溺在被牆的內聯網的时候,請好好數一數中共國有多少世界知名的電影、樂隊、文學藝術作品、商業品牌吧!當香港再次被黃色雨傘覆蓋時,你們連老矣的廉頗都算不上,頂多不過是夜郎國奴隸而已!


唐路2015年12月1日寫於紐約,轉發請注明出處。多謝!


蒙了眼睛的崔健

作者﹕陶傑

中港決裂,不但足球,連演藝娛樂也全面宣戰。

大陸前輩「搖滾樂歌手」崔健忽然炮轟香港,接受專訪,聲稱:「我聽不懂粵語,也討厭香港人只懂拿『海闊天空』等老歌自我陶醉一番。

老是緬懷過去,老是浸淫在二三十年前的文化,說明香港的可悲。香港近二十年,完全沒有誕生和輸出任何優秀文化。」

香港不是不可以抨擊,只是崔健這種言論比他看不起的香港還幼稚。

首先,崔健以「我聽不懂粵語」來宣示他的「大中華式傲慢」。既然你聽不懂,又何來知道香港二十年前有「文化」,而現在沒有?許多中國人,一樣聽不懂法文,但不敢說法國的「優秀文化」到二十年前已經結束,因為中國人聽不懂法文,卻聽得懂拉弗紅酒、香奈兒、老佛爺百貨公司的法文音節。

崔健聽不懂粵語不要緊,他應該看過一九八九年六四前香港演藝人,包括梅艷芳,支持中國下一代,爭取自由民主的「民主歌聲獻中華」大會。

不知這一幕,算不算崔健說的香港過去的「優秀文化」?如果不算,那麼他老哥的「一無所有」,唱出了中國那一代青年的空虛失望,而香港的梅艷芳等(其他的姓名不便覆述),聲援的崔健失落一代的青年心聲,兩者互為表裏承傳,也一樣是垃圾。

如果算,那麼請問這位崔大哥,近二十年香港為什麼沒有了?他的意思,是不是二十年來因為香港換了一面國旗?

至於「緬懷香港過去的文化」,則崔健所屬的中國大陸民間在帶頭。電影「港囧」是一齣大陸人拍的懷念香港殖民地演藝文化並致敬的中國電影。

賈樟柯的「山河故人」,更以香港葉蒨文的一首舊歌「珍重」,為大陸山西煤鎮的一對男女串起緣份和記憶。香港人緬懷過去,就是愚蠢,那麼大陸人緬懷「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的八九十年代,就是很爭氣?

俄國自從列寧史太林,就沒有優秀文化輸出。中國自民國三十八年之後,也沒有什麼優秀文化輸出。

香港「近二十年」,也就是一九九七年之後,當然也沒有「優秀文化」。

為什麼?請崔健脫下蒙着眼睛的那條紅絲帶:不要裝瞎,也不要裝傻。